手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市公司玩火高利放贷

发布时间:2021-01-07 14:41:09 阅读: 来源:手动阀厂家

面对如此高的收益,不少上市公司对委托贷款自然趋之若鹜,利息收入甚至成了一些上市公司的主要盈利,因而被舆论批为“不务正业”。在反思上市公司“不务正业”的同时,有专家认为其背后更应该反思的是整个经济的大环境。

香港招银国际投资银行高级副总裁、战略与资本市场资深专家郑磊(博客,微博)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说:“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是实业环境恶化,民营企业缺乏支持,中小企业没钱,就设法找钱,而上市公司和大企业钱太多找不到出口。”

靠利息粉饰中报

在广告中自称“手机中的战斗机”的手机制造商波导曾因业绩不佳被戴上ST的帽子,而今沉默许久的ST波导又一次被公众所关注,不是因为业绩,而是因为2011年上半年占到净利润50%以上的委托贷款收益。

ST波导2011年中报显示,上半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3514.6万元,其中,对外委托贷款带来的投资收益达到1773.8万元。光委托贷款给企业带来的收益就占到了企业净利润的50.5%。而去年ST波导在委托贷款方面的收益同样非常可观。2010年公司实现净利润约为4225.9万元,委托贷款收益约为1628.9万元,净利润中接近四成收入靠贷款获得。

据媒体报道,1月14日,钱江生化(600796)宣布对外委托贷款1.4亿元,年利率为12%,每年利息收入高达1680万元,比其一季度1369万元的净利润还高。

今年2月18日,武汉健民(600976)宣布对外委托贷款1.5亿元,年利率为20%,一年利息收入将达3000万元,而武汉健民上半年的净利润也不过3620万元。今年4月公司已经到期收回浙金都房地产委托贷款1亿元的本金。如果按照剩余的委托贷款计算,一年下来武汉健民就可轻松获得3000万元的高息收入。相比之下,公司上半年的各项业务毛利率均出现下滑,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仅为4.6%,与20%的贷款利率不可同日而语。

某财经网(博客,微博)站统计发现,卧龙电气(600580)从银行获得的短期贷款有10.87亿元之多,而该公司又将其中的2.2亿元,以15.6%的年化利率对外发放委托贷款,期限4个月,从中套利663万元。今年3月30日,卧龙电气与上虞市天道投资公司及农业银行(601288)上虞市支行签署《委托贷款合同》,委托该行向上虞天道贷款2.2亿元。

最初,三方约定委托贷款期限3个月。6月28日,又因上虞天道公司收购上海长进置业有限公司股权事宜进展延期,对原委托贷款展期一个月。截至今年7月29日,公司已收回上虞天道公司全部借款本金2.2亿元,并已结清相应利息。

2011年半年报显示,卧龙电气1—6月实现营业收入153187.12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10740.28万元,完成基本每股收益0.1563元。虽然663万元套利收益与净利润相比并不起眼,但人们对卧龙电气的“头脑”佩服至极。

金陵饭店(601007)上半年的净利润为2910万元,而其5月27日公布的为期一年的2亿元对外委托贷款将为其赚进2400万元。

上市公司缘何爱放“高利贷”

据央行公布的2011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委托贷款增加7028亿元,增长率超过120%,委托贷款占社会融资总量的比重达9.1%。而上市公司委托贷款规模激增的背后是高收益的驱动。高利率的诱惑下,上市公司爱上“高利贷生意”,成为年度资本市场一大特点。

6月8日,香溢融通(600830)在公告中宣称,委托中行海曙支行贷款5500万元给南通麦之香实业有限公司,委托贷款期限一年,委托贷款年利率高达21.6%,而目前,我国一年期银行贷款利率为6.56%。香溢融通的这笔贷款利率达到银行贷款的3.29倍。

数据显示,香溢融通年初至今已经先后6次对控股子公司或对外提供委托贷款,以至于有业内人士称其为“最热衷于委托贷款”的上市公司。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中国企业报》记者透露,在银根紧缩的宏观背景下,中小企业很难从银行贷款,而上市公司和大企业凭借资质优势,更易在银行获得贷款,且他们的融资渠道更多,加之大环境下部分上市公司对于投资主业信心不足,所以上市公司通过委托贷款坐收渔利,也是理所当然的。

上述人士还说,在委托贷款业务中,银行并不承担过多风险,委托贷款一般的流程是,贷款人和借款人均有意向,向银行提出申请,跟银行就某些细节,比如资金用途、期限、利率等达成一致,银行在做出一番调查后,便可按照细节代为发放。这个过程不需要占用银行的贷款额度,同时银行收取至少1%以上的手续费。在这类业务中,银行既不承担任何风险,也不对任何一方负责,还有手续费拿,银行方面自然乐见其成。

著名证券维权律师严义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放贷的前提必须是依法的,能够保证资金的安全性。另一方面,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其他公司,都应该花更多的精力在自己的主业上,不要因为其他行业有暂时的利好机会,就分心去投资,毕竟公司的资金都是有限的,过多的到处投资,会影响主业的发展,影响公司的做大做强,对公司的长期发展不利。就股东而言,短期的投机可能是个利好,直接利益较大,而对长期投资者来说,是看一家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是否符合公司发展的长远利益,而放贷的投资,影响了对其主业的投资能力,可能会是一种利空。

变身影子银行谁之过?

委托贷款给上市企业带来高收益的同时,也伴随着高风险。而上市企业不务主业,变身为影子银行,更应该反思的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的效率问题。甚至有舆论认为,在高利益的驱动下实体企业“不务正业”的现象渐趋严重,可能加剧产业空心化的风险。

由于在委托贷款过程中银行监管角色的弱化,其风险也在暴露。事实上,类似香溢融通、ST波导等上市公司已出现委托贷款逾期的案例。

今年7月20日,香溢融通因为一笔到期未还款项向法院提起诉讼,并表示“可能会对公司未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ST波导早在2010年4月发布公告称,拟通过交通银行宁波分行奉化支行向青海中金创业投资公司发放9000万元的委托贷款,月利率为13‰。但今年5月20日,公司公告该笔委托贷款未能按时收回,当日跌幅即达3.05%,休息一个周末之后,23日又跌停。

今年6月23日,ST波导宣布上述贷款已被收回。虽然有惊无险,但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据媒体报道,从炒房到炒股,上市公司利用闲置资金投资并不鲜见,但将大规模资金砸向银行、信托理财产品和放高利贷则是今年兴起的新现象。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看来,市场其实并不缺钱,“钱荒”不过是一些企业为了低成本拿钱的借口。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对于用于财务性投资的资金究竟是自有资金还是募集资金,监管机构很难辨别,有上市公司也因此打了擦边球。”

郑磊在接受采访中表示,“上市公司放贷,虽有冲淡主业、不务正业的嫌疑,但企业以最方便的方式追求利润和收入最大化,无可非议。特别是在目前银根紧缩,放贷有大利可图的特殊情况下,是可以理解的。”

他认为,“实业很难做,而且利润不高或者还可能亏损,企业自然会寻求更易盈利的途径。放贷并非只是企业在做,很多家庭和个人也在做,这是商业社会合理地选择,不过这种做法还是不值得提倡的。这是社会大环境所决定的,根源要找准。我们应该创造让企业做好实业的商业环境,让利润自动引导企业的行为选择,现在利润引导企业放贷,问题不在于企业。”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则认为,上市公司放贷不会造成产业的空心化,“中小企业得到了资金,自然会投到实业中去”。他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热衷放贷的现象是我们的资本市场在配置资源方面出了问题,“上市企业不做主业,为什么还让它上市呢”,更应该值得反思的是中国的资本市场;不过在中小企业融资难的背景下,上市公司愿意把钱借给中小企业,在一定程度上对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也有帮助。

(本报见习记者李金玲对本文亦有贡献)

上海的妇科医院哪家好点

重庆市看牛皮癣哪个医院好

四川广安白癜风医院哪个好

上海治疗外阴炎的费用是多少

南京皮肤病医院:如何治疗老年白癜风效果更好呢?

怎么能把痛风石去掉-痛风病人最常见的症状表现